<span id="r5165"><code id="r5165"></code></span>
<menu id="r5165"></menu>
<strong id="r5165"><strike id="r5165"></strike></strong>

    1. 您的位置:首頁 >公司 >

      子公司擬退市 沃森生物陷危機

      2016-05-23 14:57:54 來源:

      沃森生物(300142)
      相關股票:
      相關板塊:

       

      子公司擬退市 沃森生物陷危機

       

       

      子公司擬退市 沃森生物陷危機

       

       

      子公司擬退市 沃森生物陷危機

       

      卷入“山東疫苗案”兩個月后,實杰生物等來了“終極懲罰”。

      5月16日,實杰生物發布公告稱,董事會擬申請公司股票終止在新三板的掛牌。此時,距離其掛牌僅過去半年。

      實杰生物退市的直接原因,便是“山東疫苗案”。今年3月底,其被監管部門吊銷了GSP證書,原本的疫苗經營業務已陷入停滯。

      子公司的退市,重創了母公司沃森生物。在創業板上市的沃森生物,一直致力于將實杰生物打造成旗下的疫苗流通平臺。

      如今,沃森生物對實杰生物的11億元投資和多年經營,面臨“付之一炬”的風險。僅是現在,沃森生物就已對這筆投資計提了3億元的資產減值。

      不僅如此,疫苗業務的收入,占沃森生物總收入的“半壁江山”。在失去實杰生物這個“疫苗流通平臺”后,沃森生物未來的發展之路,將更為艱辛。2015年,沃森生物虧損8.4億元,創下上市5年以來的最差紀錄。

      掛牌5個月即退市

      5月17日,創業板公司沃森生物稱,控股子公司實杰生物擬申請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終止掛牌。沃森生物主要從事疫苗、血液制品研發、生產和銷售,持有實杰生物85%股權。

      總部位于山東泰安的實杰生物,于2015年12月在新三板掛牌。它主要從事為疫苗及其他生物制品的代理、存儲、流通及銷售,是沃森生物主要的疫苗代理平臺。

      此時,距離實杰生物被食藥監總局通報涉及“山東疫苗案”,不到兩個月。今年3月21日,食藥監總局通報山東濟南非法經營疫苗案中,9家藥品批發企業涉嫌虛構銷售渠道,可能是造成涉案疫苗流入非法渠道的主要責任者。

      “山東實杰生物藥業有限公司”屬于被通報的企業之一。它即是實杰生物的前身。

      國務院4月25日發布《關于修改<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的決定》稱,二類疫苗也由省級疾病預防控制機構組織,在省級公共資源交易平臺集中采購,由縣級疾病預防控制機構向疫苗生產企業采購后供應給本行政區域的接種單位;藥品批發企業被收回疫苗經營權,退出疫苗流通渠道。

      二類疫苗,即指由公民自費并且自愿受種的疫苗,如水痘疫苗、肺炎疫苗、狂犬疫苗,以及自費形式的乙肝疫苗等。

      此前,實杰生物主要代理二類疫苗,其是狂犬疫苗、肺炎疫苗、乙肝和甲肝疫苗等的省級獨家代理商。

      實杰生物曾在公告中表示,在完成對沃森生物下屬疫苗及其他生物制品銷售渠道整合后,初步形成了當前國內最大的跨區域專業化的疫苗及其他生物制品代理銷售渠道平臺。

      “公司及所有下屬子公司已與國內外20家疫苗生產廠家簽訂產品代理銷售協議,并成為20家疫苗生產企業的區域獨家代理銷售商。代理疫苗產品19種,其中區域獨家代理疫苗產品18種。”實杰生物稱,除此之外,其未來還將獨家代理沃森生物處于研發階段的核心產品。

      5月16日,實杰生物稱,由于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的修改,導致公司所處行業環境發生了較大變化,且公司已被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吊銷《藥品經營許可證》,所以公司董事會決議擬申請終止掛牌。

      5月17日,沃森生物董事會同意實杰生物在“新三板”終止掛牌。這家一度是國內最大的跨區域疫苗代理企業,在掛牌5個月后就走上了退市之路。

      副總“逃到加拿大,后回國自首”

      陳述退市理由時,實杰生物所稱的“被吊銷《藥品經營許可證》”,是卷入疫苗案受到的直接懲罰。

      實杰生物旗下有兩家公司涉案。在山東實杰被食藥監總局通報涉及山東疫苗案后,實杰生物旗下的圣泰(莆田)藥業有限公司(簡稱“莆田圣泰”)也被通報。

      3月23日,新華網稱,福建食藥監披露福建當地涉非法疫苗案的3名嫌疑人已全部被警方控制,上線1人,下線2人。經調查,上線沈宇航是圣泰(莆田)藥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

      實杰生物公告顯示,沈宇航為莆田圣泰法人代表、董事長,同時還擔任實杰生物董事兼副總經理。沈宇航曾任職于莆田市衛生防疫站和莆田市衛生局衛生監督所。

      福建莆田醫藥系統內部人士對新京報記者稱,沈宇航起初逃亡至加拿大,后來自己又回來投案自首。

      3月31日,實杰生物董事會通過沈宇航的免職決議,4月18日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通過決議免去沈宇航公司董事職務。

      山東實杰和莆田圣泰分別于3月23日和4月11日被撤銷了《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企業停止經營藥品。

      沃森生物3月25日發布公告稱,按照相關規定,山東實杰在6個月后方可再次申請GSP認證。

      醫藥行業分析師史立臣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去年以來,國家對藥品監管趨嚴,多家企業因為藥品質量問題被撤銷GSP證書后,再申請也都沒有通過,實杰生物現在造成如此大的影響,很難再申請到GSP證書。

      事情后來的發展也印證了上述判斷。5月5日,實杰生物公告稱,圣泰(莆田)藥業有限公司的GPS認證證書以及《藥品經營許可證》雙雙被吊銷;次日,山東實杰的《藥品經營許可證》被吊銷,其藥品經營活動處于停止狀態。

      11億元打造“疫苗流通平臺”

      此次實杰生物從新三板摘牌,對沃森生物構建“大生物平臺”是致命的打擊。

      在沃森生物的規劃中,該平臺由疫苗、血液制品和單抗三大板塊組成。實杰生物承擔著打造疫苗等生物制品流通平臺的重任。

      該計劃始于2013年。2013年7月,沃森生物宣布,以7.63億元收購山東、福建、浙江三家醫藥專業代理商的議案,獲得董事會審議通過。

      三家分別為山東實杰、圣莆田圣泰、寧波普諾生物醫藥有限公司(簡稱“寧波普諾”)。沃森生物為這三家公司開出的溢價,分別達到8.6倍、11倍和8.5倍。

      “并購”的腳步“停不下來”。2014年11月,沃森生物又宣布以9倍的溢價收購了重慶倍寧生物醫藥有限公司(簡稱“重慶倍寧”)全部股權,交易對價3.5億元。

      上述交易總投資約11億元。這幾筆交易推進時,均曾被質疑存在溢價過高、涉嫌利益輸送等問題。

      當時,沃森生物董事長李云春對媒體表示,公司收購的渠道營銷商擁有現成的疫苗流通資質、牌照等稀缺資源,并且在當地擁有疫苗營銷的絕對優勢渠道。

      李云春還說,公司的一系列并購行動符合公司“大生物制藥”產業搭建的需求,并購成為公司搭建產業平臺的不二選擇。

      實杰生物被選中來承擔這個“重任”。2015年上半年,沃森生物將重慶倍寧、莆田圣泰的股權全部轉讓給實杰生物,試圖將實杰生物打造成生物制品流通平臺。

      沃森生物急甩“包袱”

      彼時,實杰生物公告稱,公司已于國內外20家疫苗生產廠家簽訂產品代理銷售協議,并成為區域獨家代理銷售商;代理疫苗產品19種,其中區域獨家代理疫苗產品18種。

      “初步形成了國內最大的跨區域專業化的疫苗及其他生物制品代理銷售渠道平臺。”實杰生物稱,其市場覆蓋區域包括山東、浙江、江蘇、福建、四川、重慶等地。

      沃森生物在2014年年報中稱,公司沿著產業價值鏈方向對行業營銷流通領域優勢企業進行了整合并購,公司的營銷能力得以迅速提高,并借此快速進入了疫苗和藥品流通領域。

      但在今年3月“山東疫苗案”案發后,沃森生物先前收購的4家公司中,包括實杰生物和莆田圣泰在內的兩家公司,失去藥品經營資格。

      今年4月29日,實杰生物發布年報稱,去年,實杰生物實現營業收入7.4億元,同比增長54%;凈利潤卻虧損2.7億元,其中商譽及無形資產減值導致虧損3億元。

      4月29日,實杰生物的會計機構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對其2015年年報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審計報告。

      會計機構表示,雖然實杰生物在被吊銷GSP認證后表示會整改并轉型,但這些措施未能消除其對實杰生物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的疑慮。

      涉入“山東疫苗案”后,實杰生物也成了沃森生物急于甩去的“包袱”。4月29日,沃森生物和深圳德潤天清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德潤天清”)等簽署《收購意向協議》,德潤天清有意通過自身或其指定的第三方收購沃森生物持有的實杰生物股權。

      “疫苗案”致沃森生物巨虧8億

      “山東疫苗案”直接導致實杰生物“資本生命”的終結。而其母公司-沃森生物,也深陷危機之中。

      2015年,沃森生物實現營業收入10億元,同比增長40%;凈利潤則虧損8.4億元,同比下滑686%。

      沃森生物稱,營業收入的增長,主要是得益于渠道公司開拓市場,代理銷售業務穩步增長所致;而導致虧損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實杰生物涉疫苗案,導致商譽減值損失4.8億元,無形資產減值損失2.8億元”。

      5月12日,沃森生物董事長李云春對投資者稱,2016年公司的根本目標是扭虧。

      沃森生物發布的2015年年報,還被會計機構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會計機構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稱,沃森生物子公司實杰生物的持續經營存在不確定性,同時質疑實杰生物的資產計提減值準備是否合理。

      財務報表顯示,沃森生物對實杰生物的長期股權投資原值約10億元,計提減值3億元,減值后的凈值約為7億元。

      棄購疫苗公司,并購腳步放緩

      實杰生物GSP證書被取消后,沃森生物的疫苗代理業務幾乎“全軍覆沒”。此舉將對其未來業績帶來巨大影響。

      以2014年為例,當年,沃森生物疫苗代理和藥品代理收入合計為4.36億元,占其主營業務收入的61%。2015年,沃森生物疫苗代理收入為5.8億元,占其主營業務收入的58%,藥品代理實現營收1.2億元,占營收比為12%。

      對于疫苗案給實杰生物帶來的影響,沃森生物在2015年報中表示,公司將主動積極地對渠道公司采取整改、整合轉型措施,力求最大程度地降低公司由此造成的損失。

      實杰生物帶來的“黑天鵝”事件,也給沃森生物的并購敲響了警鐘。自2012年起,沃森生物加快了外延式發展步伐,進行了單抗、血液制品、新型疫苗等業務的并購。

      沃森生物在2015年年報中提示,要警惕“快速外延式發展后的整合風險”。從其最近的動作來看,沃森生物似乎在重新審視自己的并購戰略。

      5月18日,沃森生物公告,放棄收購北京瑞爾盟生物技術發展有限公司(簡稱“北京瑞爾盟”)股權。該公司主要從事批發生物制品、疫苗。

      沃森生物稱,終止收購是“基于國家政策和行業環境的變化做出的決定”。

      就疫苗政策變化對未來公司的影響等問題,5月20日,新京報記者向沃森生物發送了采訪郵件。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 探訪

      實杰生物一度“大門緊閉”

      “山東疫苗案”案發后,今年3月24日,新京報記者曾實地探訪了實杰生物的總部。實杰生物的總部,靠近山東省泰安市泰安區花樣年華景區。實杰生物辦公樓為4層,整個產區占地約1.5萬平方米;毗鄰馬路一面,圍著2米高的鐵柵欄。

      建設工程規劃公示欄顯示,該基地內部,分為醫療物流配送中心、冷凍倉庫、營銷中心等區域。一位附近的村民說,實杰生物總部大約有20多位員工,但很少是當地人。

      當天,實杰生物的自動門緊閉,有兩名員工在門衛室看守大門。其中一位是年齡在60歲左右的老人;另一位中年男子,則是實杰生物后勤部的負責人。這位男子代表公司拒絕了新京報記者的采訪。他稱,“董事長不在,其余領導也不接受采訪”。

      3月24日中午,實杰生物公司駛出兩輛車。新京報記者攔住其中一輛白色SUV,開車的女子一直擺手拒絕接受采訪。

      相關新聞

      国产成人啪精品视频免费网站
      <span id="r5165"><code id="r5165"></code></span>
      <menu id="r5165"></menu>
      <strong id="r5165"><strike id="r5165"></strike></strong>